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那些年,那些忆!一朝梦,永世传!

忆,往昔...敘今朝...{江北}( 原引龍河三分场)(后在.兵团二师.佳木斯)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文字能记下人生的历程! 相片能留住美丽的倩影! 本人就是敢写,敢唱,敢为,真情,真爱的男人。 原是老三届北大荒上海知青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知青下鄉的回憶與評價(转复贴观阅)  

2013-11-14 18:21:24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来源:       知青杂志转贴     作者 :張穗強      
这篇文章很好,我观阅多次今转复贴上让朋友也观阅一下。
   
       近年筆者參加內地的各類知青研討會多了,深感進入花甲之年的知青們仍對上山下鄉這段歲月刻骨銘心,但大家表現出來的感受卻很不同。有的人對它念念不忘,一直以此激勵自己的人生;有的人對它痛心疾首,不斷地進行鞭撻和聲討。在知青研究和知青文學的層面,這兩種傾向也很明顯。知青學術論文上述兩類評價都存在,知青文學作品則以後者居多。於是我就想,為甚麼知青群體對自己這親身經歷的上山下鄉歷史會有不同的回憶,不同的評價呢?我們應該怎樣客觀地、真實地對自己走過的這段足跡負責呢?
 
一、兩類意見的現況與反思
 
    內地一些省份據說因為上述兩類不同意見的緣故,知青群體分成“青春無悔派”和“不堪回首派”,兩派嚴重對立,勢如水火。知青學術研究方面,也大致形成“肯定派”和“否定派”,在相同史料的前提下,“肯定派”強調它的“客觀性”、“安置性”、“進步性”,指出上山下鄉具有一定的積極作用和歷史地位,應該對一代知青當年的奉獻精神予以肯定。“否定派”強調它的“政治性”、“迫害性”、“悲劇性”,指出上山下鄉是政治運動和理想主義的產物,應予徹底否定。在知青文學方面,因它屬創作範圍,受“批判現實主義”文學理論和相關美學思想的影響,知青作品的主題以批判性居多,主人公也多為悲劇人物。近年筆者寫過一些有關知青問題的學術論文和文學評論,公開發表後,同樣引發了兩種不同的意見反響。
為此,筆者進行了反思,也請教了一些文化界前輩。凡對歷史性的重大事件,都存在“回憶”、“評價”兩個思想範疇。兩者之間既密切聯系,又不盡相同。“回憶”屬于感性層面,評價屬于理性層面。“回憶”受個人或地域特定環境的影響較大,它會以此來支配相應的“評價”;而“評價”則受史料、理論的作用較大,它也會因此來影響到“回憶”。筆者作為1968年上山下鄉的一名知青,同樣經歷過磋跎歲月和回城拼博的洗禮,很理解知青群體中為甚麼會出現“青春無悔派”;筆者這些年一直致力知青問題的研究,閱讀了大量這方面的學術專著和珍貴史料,完全同意應該從理論上徹定否定上山下鄉運動。故筆者認為,要完全拋開個人在知青生涯中的感受和損益,完全從歷史、政治及對社會發展進程影響的立場出發,才能對上山下鄉作出客觀評價。
 
二、回憶、評價的層次不同
 
    這些年由於大部份知青朋友們都加入退休之列,懷舊之心日重,多會自然而然回首往事,上山下鄉便成為回憶首選。大量的舊地重遊,歲月展覽,情懷表演越來越多,此乃情理之中,也是“夕陽樂”的一種表現。有知青把這些懷舊性的活動統統劃入“不堪回首”之列而抵制,筆者並不認同。但主辦單位安排這類知青懷舊性活動時,對當年上山下鄉過程中出現的一些事,就要謹慎處理,過份渲染恐會傷害部份知青的感情。近年來,內地一些省市的知青熱衷於“紅歌運動”,就有一部份知青就對此很反感。2011年11月,筆者到武漢參加長三角知青研討文化活動時,一些省市來的知青代表穿戴和表現相當出位,就惹來不少與會者的反感。很明顯,這就因為涉及到大家對上山下鄉不同的看法與評價。
  這些年內地的知青學術研究十分活躍,不少學術專著和回憶錄書籍陸續問世,令人們對上山下鄉這段歲月有了更全面,深入的思考。學術專著以史學研究為主,評價側重於批判否定。回憶錄以個人性、區域性內容為主,注重知青精神的提練,還常常把它與一代知青的民族性,奉獻性、責任性相連。上述兩者其實並不對立,只是角度和層面不同而已。但筆者認為,“回憶”與“評價”兩者相比,“評價”的層次應該高一些。對磋跎歲月的回憶不排除會有正面效應,但對它的整體評價則應予徹底否定。1968年開始的大規模上山下鄉運動,屬于“十年文革”一部份,徹底否定文革就意味否定了上山下鄉。文革前的上山下鄉雖與1968年的知青運動有所不同,但同樣是當時“左”的特定政治環境使然,與1968年的知青上山下鄉並沒有本質不同,只是程度和影響的差別而已。
 
三、上山下鄉與文化革命
 
   近年來,山西省昔陽縣和大寨的經濟都發展得不錯,已成為國內一大旅遊熱點。故此,熱心的大寨當家人曾舉辦了多次“大寨知青文化節”活動,邀請了世界各地知青代表歡聚大寨,回顧那段“崢嶸歲月”和“大寨精神”,此舉應說是一件好事,但據說每次活動時都有知青代表“鬧爭執”,“不愉快”。昔陽縣政府近年致力拓展“紅色旅遊”,在老縣城打造了“紅色一條街”,街內出現不少“偉人手跡”、“三面紅旗”、“紅色標語”、“詩詞語錄”等裝飾性建築。漫步昔陽縣城老街,仿彿時光倒流,回到文革時代。據說一些遊客來此後頗為贊賞,甚感“回味”和“慨嘆”;與此同時,也有一些遊客破口大罵,質問縣政府究竟是為“十年浩劫”召魂?還是要重現“激情燃燒的歲月”?更號召人們“清除極左餘毒”、“防止文革翻案”,嚇得當局不知所措。
 文化革命早己定性,它是民族災難,歷史悲劇,今天相信不會有人否認。昔陽縣刻意打造這些“文革記憶”,可以肯定不會是為文革翻案,相信是出於推廣“紅色旅遊”,召攬遊客之需。而內心深處,也不排除他們重現這些半個世紀前的景象,是留戀當年昔陽縣、大寨大隊穩坐全國政治激流中心地位的情思。但由於文革是歷史已經完全否定的東西,把“文革記憶”納入“紅色旅遊”之中,顯然是不合適的,也難怪有遊客會反感,認為當局是為文革“招魂”。上山下鄉與文化革命有點不同,它並未象文革那樣有清晰的歷史結論,社會上有不同意見並不奇怪,需要人們繼續去研究和探討。故此,如何評價上山下鄉是一個大題目,也許我們這一代知青群體消失了,仍未有最終結論。但歷史的定論往往是由後人來完成的,越長的時間,結論就會越清晰。近代史上的洋務運動,辛亥革命,以及諸多近代史的代表人物,史學界不是今天還在研究,還在爭論嗎?從這點出發,我很贊成華東師大歷史系朱政惠教授提倡建立“知青學”的建議,上山下鄉和知青問題確實應該成為一個學科來研究,它作為中國當代社會發展過程中的一個特殊事件,未來是需要幾代人不斷探索,不斷研究下去的。
 
(作者是:海南農墾旅港知青,中國城市經濟學會常務理事、香港文化傳播協會副會長)
知青下鄉的回憶與評價(转复贴观阅) - 江北 - 那些年,那些回忆!
 
【人物简介】张穗强先生,香港资深社团工作者、社会文化研究者,香港文化传播协会副会长、香港中山学会董事、中国城市经济学会常务理事、海口市政协常委、两岸和平发展联合总会理事、香港知青联谊会顾问。早年曾在内地上山下乡,回城後考入大学读书和工作。1990年来港定居,先後在新闻界、工商界、社团界任职,长期致力推动香港与内地的经贸文化交流,业余时间热衷学术研究和教育培训,曾在港澳地区出版专著及发表各类文章,至今仍在有关报刊撰写专栏评论。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13)| 评论(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